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493333com开马 >

我只喜欢你言默在电视里看到赵乔一是在哪集?

发布日期:2019-08-17 19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撮合喻文州和周泽楷,那么 黄少天就归你了(安利我和理智谈了三年恋爱 周喻可好吃朋友不来份安利么 理三最后一章喻文州QQ消息弹过来的时候,周泽楷正趴在电脑前面查快递单号。两个人挺长时间没怎么用QQ聊过了,这么一来周泽楷还有点愣。他把窗口点开,见喻文州发了几张图片。半分钟后图片刷出来,是一堆零食。似乎是喻文州直接从网页上截下来的。周泽楷打了一个问号过去。喻文州那边显示正在输入,过了几秒,回来一句:喜欢吃哪种?周泽楷眨眨眼睛,还真拖上去仔细看了看,对比选择了半天,周泽楷回复:巧克力甜甜圈。喻文州:^^ 喻文州:嗯好。周泽楷:?喻文州:少天他们在网购零食,问我要不要买。喻文州:我看了看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,所以给你买点好了。周泽楷眨眨眼睛,目光转了转看了一下网页上输入了一半的快递单号。周泽楷有点窘,感叹自己和喻文州的默契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么。他一天前刚给喻文州寄了件T恤,结果一天之后的现在,喻文州就来问他喜欢吃什么要给他买零食。周泽楷抿抿嘴唇,默默把单号复制了过来,给喻文州发了过去。喻文州似乎没明白,半天没动静。周泽楷补充说:顺丰。喻文州:哈哈。喻文州:咱们能别这么没有惊喜吗。周泽楷很无辜,摸摸鼻尖想了好半天,最后还是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内容,直接打了一个“呃”字,把困难留给喻文州。喻文州说,算了,反正惊喜也没什么用,巧克力甜甜圈是吗,那我就去买了。周泽楷看着屏幕蹦出来的字,轻轻笑出来。他回复:好。喻文州又说:你喜欢就行。^^ 周泽楷说:喜欢。 收到东西的时候杜明正好看见,蹭地窜过来盯着周泽楷的包裹瞅,眼睛亮晶晶的,说,队长!这是吃的吗!周泽楷诚实地点头,抬眼看了看杜明的表情,默默把还没开封的包裹抱在怀里一副不松手的架势。杜明抢了几下没成功,转身就跑,一边跑一边喊,队长那有吃的!好大一箱!吴启先窜出来,咆哮:我来了!孙翔跟在后面,嘴里还叼着一根pocky。再后面,嗯,全队都出来了。周泽楷有点惊恐,他四下看了看,朝着个没人的方向跑了,身后闹哄哄的此起彼伏的“堵住快堵住!”“去食堂后面拦!”“先走两个人去宿舍门口守着!”“还有男厕所男厕所!”“女厕所也要!”“也要你妹!!”。周泽楷边找掩体边愤愤地想,不就是箱零食吗至于这么抢吗,然后大脑里另一个小人猖狂地笑着对他说:不就是箱零食吗,至于这么护着吗。周泽楷皱眉,愤恨地在大脑里把这个小人给毙了。那天轮回全体加练了两个小时。练完了天都黑了,周泽楷抱着一包巧克力甜甜圈优哉游哉在训练室门口徘徊,先出门的是江波涛,江波涛看到周泽楷,苦笑一下,声音都有点软了。江波涛说,队长啊,你做事真是越来越有某位战术大师的风范了。周泽楷腼腆地露出个笑,点点头,说,嗯。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。江波涛绝望地揉着手腕撤退了。几分钟后大部队陆陆续续往外出,最后一个出来的是孙翔,狠狠白了周泽楷一眼,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。周泽楷无辜地朝孙翔的背影眨了眨眼睛,嘴里甜甜圈咬得嘎吱响。周泽楷综合了一下大家的反应,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了短信:有用。喻文州短信回得挺快:对嘛,加练这招我屡试不爽,还没失手过。周泽楷看着屏幕,闷声笑了好半天,肩膀直抖。片刻后喻文州又来了一条:T恤收到了,很喜欢。^^ 周泽楷这才慢慢收敛了笑,心口似乎有些东西暖暖蔓延了出来。周泽楷认真回复:嗯。 当第十赛季的蓝雨倒在兴欣脚底下停滞在八强的时候,轮回刚刚赢了百花进了四强。喻文州并没有联系周泽楷,同样的周泽楷也没有联系喻文州。与以前一样,季后赛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人之间的联系几乎没有。倒是在季后赛开始之前,两人已经约好了夏休期一起出去。周泽楷闷在宾馆里插空练习,耳机声音不大,房间门也是开着的,等江波涛他们人齐了一起去吃饭。他几乎能清楚听到吴启和杜明两个人在走廊里追着跑来跑去的声音,还能听到走廊里打电话的孙翔的声音,吕泊远声音很大的我好饿我好热,还有不知是谁的关门声和开门声,房卡刷过感应器的嘀的清脆一声,保洁员推着车子与地毯的摩擦声。周泽楷的耳机里枪响依旧。他看着屏幕上闪出的“荣耀”,弯着眼睛笑了很久。江波涛站在他房间门口没进来,敲了敲他的门,说,队长走吧?他回头看一眼,把耳机扯下来,点头说,走。又是一个新的热的黏糊糊的夏天。为了冠军你争我抢的夏天,带着遗憾和欢呼声,是有人永远也到不了的夏天,也是无数人踩着碾过去的夏天。总有人不喜欢这样的燥热和喧哗,周泽楷也不喜欢,但他却喜欢游荡在夏天里的所有事情和所有的人,无论是身边的,还是遥远的,他们全都趋之若鹜冲过来,像高高扬起重重打下的海浪,带着白色的尾声,唱到永无尽头的下一年。他们身披不可湮灭的斗志和希望,站在这里带着永无止境的坚持,说,为了冠军。说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这是永不会放弃的梦,让人上瘾无力摆脱,是实现了第一次就想要再拥有第二次的梦。是每一场夏天永远的梦。 周泽楷早早躺下了却睡不着,也不知道是睡前喝了茶,还是中午睡多了。黑着灯安静听一听的话,隔音并不完全的门还能透过些许走廊的吵闹进来。周泽楷干脆就躺着听着,睁着一点都不想闭上的眼睛看黑漆漆一片的天花板。隔壁孙翔开始敲他的墙,连敲三下,周泽楷没在意。等了几秒,隔壁又开始敲,一边敲一边喊,来PK!声音隔了二十公分厚的砖,传过来时模糊得几乎消音,周泽楷是从门外听到孙翔传来的声音的。他淡定地翻出手机给孙翔发短信,只发了一个问号。孙翔没回,直接跑来敲他的门,不仅仅是孙翔,还有吕泊远和吴启,周泽楷眨了眨眼睛,还是翻身坐起来,磨蹭了一会去开了门。吕泊远惊讶地看着周泽楷的睡衣和漆黑的屋子,说,队长你睡了?周泽楷摇摇头:没。吴启一把扯开挡在前面的吕泊远,眉飞色舞冲到周泽楷面前:杜明在竞技场PK,声称五把之内要是输了他就去找他女神告白!吕泊远又挤回来:队长,你快开着小号去成全了他!周泽楷疑惑,憋了半天,问,你们不去?孙翔说,我也想去啊,但是我们都是知情者,杜明都知道,去了太明显。吴启一脸严肃补充:所以队长,你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跟他在竞技场偶遇!周泽楷总算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噗的笑出来,说,好。吕泊远跳起来,说队长你竟然真的答应了我靠!坐等杜明女神十动然拒!孙翔已经转身往回跑了,拍了吕泊远肩膀一下,说快撤,要是消失太久就被发现了!三个人一阵闷笑溜了,吴启走之前还不忘回头告诉周泽楷,说,房间号等会短信!周泽楷点点头,比了个OK的手势。反正本来也睡不着。周泽楷把电脑打开,戴上耳机,开了小号等着,短信来了之后,直接杀进了标注房间号。五分钟后周泽楷满意地看着屏幕上熟悉的“荣耀”又笑了好久。隔壁的起哄声已经朦朦胧胧传过来了。周泽楷手机同时狂震。江波涛:队长干得好!!吕泊远:神队友!吴启:只能帮他到这了! …… 周泽楷又笑了半天。房间的灯还是没有开,只有电脑屏幕是明亮的,周泽楷抬起头又看了看屏幕上的那两个字。荣耀。 荣耀。它带给了周泽楷太多的东西。多得几乎填满了他所有的时间和全部的生活。他沉没其中,一场游戏一场梦,一玩就是半个余生。它带来短暂热烈的一切,第一次比赛和第一次胜利,千辛万苦的冠军和永不放弃的一枪穿云,比赛场围着的尖叫的观众,和奋战在他身边一起做梦的队友,它给他勇气遗憾骄傲茫然,给他无以言表的深爱,又给他永无止境的一往无前。周泽楷记起喻文州不止一次对他说,果真只有荣耀才是一生挚爱。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很是无奈。可周泽楷现在却并不觉得这话听起来有多么令人难堪。哦对。周泽楷忘了说。荣耀还带来了喻文州,彻底钉进他的生命中,无论用了多么大的力气都撬不出来。 喻文州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是总决赛结束后的一周。周泽楷当时在收拾房间里的东西,准备把用不到的全都搬回家。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弯腰把两个键盘塞进箱子里。喻文州的声音一如既往柔软,问,我们什么时候走?周泽楷直起身子,坐在床边上,轻轻踢了踢行李箱的侧面,说,三天后?喻文州声音带笑,还带点调侃,说,好,不过我们到底是去哪里?周泽楷呃了一声,陷入漫长沉默。他微微仰起头挺愁地看着天花板的角落,那里积了细小的灰尘,与其他地方的纯白差了一个色阶。周泽楷盯着那里看了好久,脑海里飞过一望无际万里蓝天。周泽楷最后说:T省?喻文州那边笑出来,问他,不怕高反吗?周泽楷脑内的画面却更加清晰,明亮的从蓝天向下飞快地坠落,掠过白色的雪山山尖和冰凉纯粹的稀薄空气,还有干净如镜面的巨大湖泊和蜿蜒而起疏离委婉的青烟。周泽楷说:我想去。喻文州声音低了些,轻软的如周泽楷刚刚幻想到的一切美好。喻文州说,那我们就去。 这就是喻文州。周泽楷躺在火车的下铺,胳膊垫在脑袋底下,盯着眼前的床板看。喻文州在一个小时之前爬到床上蒙着被子睡着了,再之前喻文州跟周泽楷打了一个小时的牌,再再之前,喻文州解决了一碗没怎么泡开的泡面,再再再之前…… 周泽楷想不起来了。他悄悄站起来趴在喻文州床边上偷看。喻文州没醒。喻文州闭着眼睛呼吸绵长,被子拉得很高,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脑袋,头发被压得翘起来几根,轮廓柔软。看起来心一点都不脏。周泽楷笑出声来,又立刻憋下去,伸出手轻轻压了压喻文州的眉心。喻文州皱起眉,却还是没醒,挪动着脑袋向旁边蹭了蹭,周泽楷跟上去继续压喻文州的眉心。喻文州这回终于是醒了。眼睛睁开一条缝,没对准焦,还是皱着眉,看了眼前的周泽楷好半天。周泽楷还挺喜欢看喻文州的表情变化的。从一片沉浸在睡梦中的迷茫,到费力找回意识的挣扎,再到慢慢睁大眼睛眨了眨眼,最后弯起唇角笑起来。喻文州刚睡醒,声音带着浓重鼻音。喻文州笑着说:小周?周泽楷指指窗外,说,唐古拉山。喻文州撑起身子探头去看,还不忘拉着被子,似乎决定看完了还要继续睡。周泽楷也不拦着,他看着喻文州调整成了趴着的姿势,把枕头垫在胳膊下面,歪着头懒洋洋的,松懈的模样一点都不像喻文州。喻文州没发现周泽楷一直盯着自己。他趴了半晌,突然轻声说,好像有点饿。周泽楷从下铺拎了一袋因为气压而鼓了包的张君雅递过来,喻文州笑着接过瞅了瞅包装,再没有说什么。周泽楷看着他支起胳膊,穿着自己送他的那件T恤,袖子长了些,盖过了他的半个手背,熟褐色的袖口钻出细小的一截线头,衣服领子也有点大,能看到喻文州浮着清浅脉络的颈侧。喻文州把包装袋撕开,先递到周泽楷面前,带来一阵软风。喻文州笑着说:给,巧克力甜甜圈,你爱吃的。 晚上列车准时熄了灯,周泽楷裹着被子拿着手机刷微博。一条新消息进来,喻文州的,说,小周晚安。^^ 周泽楷转头看了一眼上铺的床板,黑漆漆的并没有什么动静。周泽楷把头转回来,回复:晚安。周泽楷满意地翻了个身,继续眯着眼睛刷微博,就算已经过去了好一阵子,微博还是被铺天盖地的总冠军新闻占满。周泽楷草草翻了几页,然后登了小号。他的小号至今还是只有三条微博,而且都是挺久之前的。周泽楷想了想,发了一条新的。 ——荣耀。发送成功后他又想了想,转发:还有你。然后@了喻文州。一分钟之后他听到上铺喻文州闷闷的笑声,还有很轻的一句气音:小周你也没睡啊。周泽楷小声回答,嗯。一阵窸窸窣窣,喻文州捞着被子从床边探了个头,倒吊着的姿势。喻文州一条胳膊垂下来,周泽楷顺势握住喻文州的手,轻轻向下扯了扯。喻文州没把手抽回来,只是趴在床边上笑。喻文州轻轻说,三年快到了。周泽楷说,嗯。喻文州笑着问,你觉得够么。周泽楷摇头,回答,不够。喻文州勾起手指戳了戳周泽楷的手心,把胳膊抽走,翻了个身躺了回去。周泽楷看不见喻文州了,只能又是平躺着去看喻文州的床板。轻轻扑腾被子的声音传过来,响动了几秒钟,世界归于平静。周泽楷猜,喻文州应该又是把整个人都裹得严实,只露一个脑袋。等了半天,再没有听到响动,周泽楷也拉高了被子,同样裹了个严严实实,把只剩了一丁点电的手机关了机放在枕头边上。周泽楷小声对着眼前的床板说,晚安。喻文州一个熟悉的轻笑,先笑着呼出一口气,再轻轻吸回去一口。像裂缝从弹孔向外蔓延,坚固外壳分崩离析碎成云岚。喻文州的声音如平日柔软,带着无比轻盈的随意和心安。喻文州说:晚安。喻文州又说:那就,再战十年? Fin.